hi小草商城app

  沈瓷:“喂,于经理…”“稀客啊!”于浩调侃,“沈大主编找我有什么事?”沈瓷:“江临岸跟你在一起吗?”于浩哼笑一声:“他又不是我男人,这个点怎么会跟我在一起,怎么,你联系不上?”沈瓷:“不是,我不找他,我找你。”于浩:“找我?”那边顿了顿:“对,找你,有时间吗?出来谈谈?”于浩:“……”……沈瓷按照于浩发来的地址找到菩提,进去之后发现里头乌烟瘴气的都是人,她很少来这种场合,一时找不到包厢,于是随便在吧台那边挑了个人问。“不好意思,请问天璇厅从哪边进去?”岂料那人刚好是菩提的老板,转过身来把沈瓷上下都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番。“天璇厅,你找浩子?”“耗子?”老板笑出来:“不是,我意思是你找于浩?”原来于浩在这叫耗子,沈瓷咽了口气:“对,我和他约了在天璇厅见面。”“那跟我来吧,我正好要送酒过去。”老板带沈瓷往包厢那边走,走到靠里一间,推门进去。“耗子,你约的妞来了。”于浩正坐沙发上讲电话,抬头朝门口看了一眼,比了个让她稍等的手势。沈瓷也不急,自己走进包厢,很快于浩挂了电话,抬起头来却先朝酒吧老板瞪了一眼:“酒能乱喝,话可不能乱讲,什么妞,我可惹不起实力这么雄厚的妞。”沈瓷听得懂他话语里的嘲讽,自己低头冷笑,没言语。老板也瞅不明白两人的关系,只觉得味儿不大对,于是赶紧把手里一瓶洋酒放下,讪讪笑了两声:“那你们聊,我先出去。”包厢门很快被关上,隔音效果似乎很好,外面那些嘈杂的音乐声一下子消失得干干净净。沈瓷看着坐在沙发上的于浩,他翘着二郎腿先往自己杯子里倒了酒,又问沈瓷:“你也来一点?”沈瓷拒绝:“不用,我开车来的!”“那成,我叫人给你送杯饮料!”伸手要去按墙上的服务铃,沈瓷又制止:“饮料也不需要,我问几句话就走。”于浩愣了愣,很奇怪啊,这女人五官长得偏柔静,气质上也是冷冷清清的,可那双眼睛看人总像是藏着刀。于浩与她对峙的次数不多,但每次心里总觉得怵得慌。肯定是因为她站着而自己坐着的缘故,不然为何气势上这么轻易被她盖过去。“行,不喝饮料,那你坐吧,坐下聊。”于浩指了指对面的沙发,沈瓷却没动静,目光在包厢里绕了一圈,顶灯没开,只亮了盏壁灯,所以里头黑漆漆的暗得很。沈瓷不喜欢这种环境,显得压抑。“能不能开盏灯?”“啥?”“太暗了,能不能开盏灯?”“……”于浩只能背过身去够墙上的开关,心里嘀咕着女人真麻烦,啪啪啪连续好几声,天花板上的顶灯,壁灯,射灯,一整圈儿齐刷刷全都亮了起来,沈瓷被刺得闭上眼睛。“这样可以了吗?”于浩没好气地问。沈瓷缓了几秒睁眼:“可以了,谢谢!”说完她便端端正正地坐到沙发上,双手交叠置于膝盖,腰杆挺得笔直,那架势……给于浩一种老师约他谈话的既视感,弄得他颇有些紧张,于是喝了口酒,打算先调动下气氛。“沈主编,约你来这地方是不是不好找?”岂料沈瓷直接顶回去:“没有,之前来过,所以还记得一点路。”于浩吃惊:“你之前来过菩提?”沈瓷:“看来于经理是忘了,我们之间第一次见面应该就在这里。”于浩:“啥?”沈瓷:“你和周医生,我和陈遇,他妹妹在这边喝多了,打电话叫我们过来接。”那会儿沈瓷自然还不认识于浩,只知道周彦,但事后回想起来才发现当时包厢里另外一个男人便是他。于浩硬生生愣了半分钟才回过神来:“对对对,想起来了,当时突然有个美女冲进来跟老彦表白,后来喝挂了,老彦找到她手机联系家里人来接,当时……当时跟着一起来的那女人是你?”沈瓷点头:“对,是我!”于浩内心当即涌出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宿命感。“卧槽,缘分这东西还真是不服都不行!”“……”“行吧,既然这样…”他把杯里余酒喝完,又倒满杯,“说吧,找我要问什么?”沈瓷还是那么端端正正坐着,开口:“很简单,想问一下江临岸最近的情况。”“哪方面的情况?”“你应该懂我的意思,项目上的事,我要听实话!”她态度严肃,面目冷清,只是在这种声色场合显得有些格格不入。于浩顿了顿,回答:“一两句话我也说不清。”沈瓷:“那你就挑重点谈。”这话刺得于浩无以回击:“怎么讲话的方式跟江临岸一个德性!”沈瓷:“……”于浩是真不知道从何说起,只能耸耸肩:“行,你既然主动找上我,我不交代点什么也肯定说不过去,但这事真的不是一言两语就能说清的,要不这样吧,你问,我来答。”沈瓷想了想:“好!”于浩:“那你问吧。”沈瓷咽了口气,心里其实有很多疑问,但似乎又都自己给了答案,最后低头愣了好一会儿,到嘴边的第一个问题居然是:“他这段时间是不是喝了很多酒?”于浩脑中一懵:“你大晚上找我就为了问这个?”沈瓷抬头:“是不是?”于浩:“废话,天天见投资商,有时候一天得喝几顿,这事你不知道?”沈瓷没啃声。于浩看她那表情就懂了,嗤了一声:“你们不是最近住在一起么,他天天喝得烂醉如泥地回去,你居然不知道?”沈瓷默默拧了下手指:“我们已经快一周没见面。”于浩又是一愣,继而骂开:“卧槽,他连这都瞒着你?还真是痴情种…我之前真是低估他了!”沈瓷:“……”于浩:“行了,你也甭问了,我大概也知道你想问什么。”沈瓷:“……”于浩:“关于项目,几乎可以用步履维艰来形容,这些网上都有新闻,且大伙儿说的都是实情,资金缺口…直白来说,就是账上还剩的钱,确实不多了,如果没有新的投资加入最多撑到下个月底,但照目前的形势来说下月底有转机的希望几乎为零;关于人…我是说你男人…”于浩又喝了一口酒:“你男人最近几乎拿命在拼,受鼎音撤资的影响,之前已经谈妥的几家投资都出了问题,先是华商银行临门中止签约,昨天中投集团也提出要再观望一阵子,另外几家银行见情况不妙,这几天一直在催着要贷款,哦对了,知道现在你男人在哪儿吗?”偿还:借你一夜柔情